2017年文化部banner嵌入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国家图书馆建馆110周年系列活动 > 我的国图故事征文
我的国图故事征文
十年磨一剑,愿望终实现——我与国图的不解之缘
发布时间:2019-09-05 21:42 来源:国家图书馆 编辑:杨倩
信息来源:国家图书馆 2019-09-05

  李鸣

  1986年6月20日,我受河南省民革、政协之邀,随父母第一次回到母亲的老家河南省新安县铁门镇,参加外公张钫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活动,河南省民革、政协有关领导给予张钫先生很高的评价,然而外公的这些功绩我全然不知。

  1986年11月,张钫先生的遗著《风雨漫漫四十年》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,我第一时间获得此书,如饥似渴地阅读起来,从中得知张钫先生为推翻满清、建立中华民国做出了重大贡献,被史学界称为陕西辛亥革命元勋。由此对从未谋面的外公崇敬之情油然而生,对这段我从不了解的历史,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之后开始注意搜集张钫先生的史料。但由于工作繁忙,孩子还小,家务缠身,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做此事。

  直到2008年,我工作稍微轻松,即建立了搜集整理张钫先生史料的博客。同年在网上无意中得知国家图书馆(以下简称国图)保存有张钫先生的史料,我立刻与国图古籍馆金石组卢芳玉老师取得联系。她非常热情接待了我,并调出张钫先生1912年驻守潼关时所题榜书拓片及1929年张钫时任河南省建设厅厅长时撰写的《知止亭记》碑文拓片等史料,卢老师还帮助我辨认拓片上模糊不清的文字,令我深受感动。之后,我抽时间又去国图方志馆把《河南文史资料》《陕西文史资料》全部调出,几乎一期不漏进行了查阅,共搜集到60多篇友人回忆或纪念张钫先生的文章,我陆续进行复印、录入、整理,收获颇大。

  2010年2月,我满55周岁,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退休,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史料的继续查找和整理工作中。当在国图古籍馆文献阅览室阅读张钫先生1934年编辑的《军事诗选》时,我就认定,今后全新的工作将从国图开始。

  2012年12月底,我将国图搜集的海峡两岸友人回忆、纪念张钫先生的文章70余篇,辑为《纪念张钫先生文选集》,由时代文献出版社出版。我的老同学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陈尚君教授为该书作序。

  该书出版后,我并不满足,没有停止脚步,继续去国图缩微文献阅览室查阅史料。刚开始还不知道如何查阅缩微胶片,阅览室的屈凯老师告诉我查找的方法后,我坚持不懈,一周至少去国图三到四次(从我家朝阳门到白石桥国图总馆要换乘两次地铁),把民国时期的河南、陕西省市的报纸几乎全部查阅,后来又扩大范围,把民国时期四大报纸等有关省市主要报纸等都陆续查阅,达88种之多。为了能够多看几卷,我每天第一个赶到阅览室,中午几乎没有吃过饭。由于长时间仰着脖子看胶片,肩颈、胳膊酸疼,但我全然不顾(2014年地铁票价上涨,但也没能阻止我查阅史料的步伐),坚持把所搜集的资料按照年份、月份分类。凡是报纸上涉及到张钫先生的消息,哪怕仅仅一句话的报道,我都不放过,全部搜集起来,并将这些史料整理成电子版,请台湾表弟进行校对。

  2014年,张钫遗著《风雨漫漫四十年》(1986年11月,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)一书,作为中国文史出版社“文史资料百部经典文库”之一,开始再版编辑(2018年1月再版发行),我参与了该书的修订工作,并根据这些年在国图搜集的史料,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。该书后附《张钫生平大事年表》便是由我重新整理撰写,更正了第一版许多错误。

  随着在国图挖掘的史料越来越多,我发现2012年底出版的书籍有一些不准确的地方。于是一边继续在国图搜集史料,一边对第一版书稿进行修订,并于2017年8月再版,更名为《纪念张钫先生文集》。

  自2008年开始着手搜集张钫先生的史料到现在,我先后在国图缩微文献阅览室、方志阅览室等十几个阅览室,翻阅了大量书刊,可以用大海捞针来形容其中的艰辛,真可谓十年磨一剑。2018年5月,我和台湾表弟张桓合作编纂的《豫陕名人张钫》一书在台湾出版。该书上下两册,100多万字,基本涵盖了张钫先生从1911年参加陕西辛亥革命举义一直到1949年12月在四川郫县率部起义的各个历程,填补了中国近代史民国风云人物史料的空白。

  我要感谢国家图书馆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给与的极大帮助和支持,国图是我成就个人梦想的地方,今后我还会继续到国图享受阅读的快乐。一生能做成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我感觉到无比幸福。

  节选:

  国图是我成就个人梦想的地方,今后我还会继续到国图享受阅读的快乐。一生能做成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我感觉到无比幸福。

上一篇: 我与国图的爱恋
下一篇: 我与国图的情结